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透明男——博客

一部烂机 几张废片, 孤芳自赏,聊以自慰,

 
 
 

日志

 
 
关于我

一部烂机 几张废片 孤芳自赏 聊以自慰 经典情结 越烧越傻 越傻越烧,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春 霖 老 师 印 象  

2012-02-14 11:4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秋桐《春 霖 老 师 印 象》
      退休后客居广州番禺,原只为着消遣晚年的寂寞,到番禺老干大学国画山水班报了名,从此结识并受教于邱春霖老师,这是三、四年前的事了。

春霖老师大姓邱,广州市人。依年龄而言,我年长于春霖老师,论师生关系,我是春霖老师的学生,小了辈份。在我的晚年生活中,上老年大学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春霖老师给我留些极为深刻的印象。

 

                                                        老师的人品

 

    对春霖老师人品的印象,我愿意用平淡、平易、平和几个词语作为话题。

常言道“平平淡淡才是真”。正是这句平淡如水的话,拨开世间乱像的迷雾,揭示了大千世界中最简单、最普通、最根本、最明白的人生道理!春霖老师就是把他最真实、最真诚的一面展现在他的学员们面前。

每当我们感叹当今社会道德滑坡,充满欺骗的时候,总会看到有些人,特别是文化艺术圈子里的某些人,越是不学无术、胸无点墨,越是在那里虚晃着专家、教授、艺术家的各色顶子,装腔作势,欺世盗名而令人不齿。

春霖老师住在海珠区,每次来番禺上课,且不说乘地铁、挤公交,几只得心应手的毛笔也就裹在一个近乎寒碜的手提袋里。衣着普通而整洁,脸上透着谦和的微笑,就像隔壁邻居家的阿叔。从不像所谓圈子里的名人那样装模作样,故弄玄虚。

暑去寒来,春霖老师尽心尽力地上好每一堂课。上课从不敷衍苟且,下课后与学员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一支烟、一杯水;一个微笑、几句闲聊,总让人感到平易亲切,相处随和。甚至为了学员买纸买笔,还出面让纸笔商人减价让利,平易随和可见一斑。在某些“大家”眼里,这种些微小事或许不足挂齿,可老干山水班敦厚善良的老人们,恰恰是从一件件平凡平淡的小事中认同了春霖先生。

面对满头银丝,阅历深厚的老干部、老资格的学员,春霖先生从不摆谱。春霖先生曾受教于王文芳、姚治华、黄棠等著名画家,作品多次参展参赛获奖,被中央、省级美术馆以及中央美院收藏,然而先生从不在老年学员面前吹嘘,也从来不炫耀自己头上那些带着耀眼光环的头衔,依然平淡、平易、平和地和学员们相处。

历经沧桑的老学员们心里都有杆秤,他们心中的老师注定不会是那些徒有其名、自命不凡的所谓专家教授。春霖先生正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干,靠自己的质朴真诚,赢得了老干山水班学员们的尊敬和爱戴。

 

                                                                  老师的教学

 

作为一个初涉山水画的老年学员,妄言博大精深的山水画教学,实在有狂妄自大之嫌。但换个角度,从学生眼里去看老师,应该是允许的。对这个话题,我想从实际、实效、实力几个词语来谈自己的切身感受。

厨艺界有句老话叫“众口难调”,把这个道理延引到教与学的过程中来,恐怕其中的难度就更大了。我们不妨先走进老干大学山水班的教室:讲台下面的老先生、老太太满头银丝,而一走出教室都是德高望重的老资格,回到家里更是儿孙满堂的老前辈;可坐在教室里当学生,却是起点不同,基础各异。有的学员坚持长达数年的学习专研,已经达到独立出版自己画册的水平;有的学员则是初始接触山水画,甚至分不清狼毫、羊毫,生宣、熟宣;程度差异,天壤之别。如此状况,就是老干班的客观现实。

春霖老师的选择是讲求实效,一切从实际出发。春霖老师明白,面对这批令人尊敬的老人,身教更重于言传。春霖老师没有把授课重点放在中国山水画画理、画论的讲解上面,而是挥毫泼墨,运笔作画,现身说法,当场示范,一步一步把老人们引进中国山水画这个高雅的艺术殿堂。

长期以来,层出不穷的山水画教材琳琅满目,翻开任何一种技法丛书,无一不从侈谈山水画五大技法“勾”、“皴”、“擦”、“点”、“染”说开去,旁征博引,洋洋洒洒。春霖老师没有陷于名词概念的理论诠释。如讲“勾”,先生现场运笔,示范下笔的起伏、转折、停顿;行笔的快、慢、轻、重;墨色的干、湿、浓、淡等等,让学员们获得直观的感知。

再以讲“皴”法举例。一部“芥子园画谱”里,“皴”法数十种,春霖先生则删繁就简,把最实用、最常用的“披麻皴”、“斧劈皴”等技法传授给学员,让学员掌握最常见、最实用的技巧。

“教师”与“师傅”是有区别的。带徒弟的师傅往往为了自己往后的生路而留一手绝活,于是有了“猫和老虎”的美丽寓言;教师则不同,总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超过自己,无怨无悔地倾其所有,把所有知识传授给学生,所以也才有了对“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甚于兰”的赞美和颂扬。春霖老师是真正的老师,他把自己的点滴体会都告诉学生。例如,春霖老师边讲解边运笔,演示披麻皴一般表现土山,斧劈皴一般表现石山;画长披麻皴时要加短披麻皴,同时加“擦”,以增加物象的空间质感、明暗关系,改变画面的单薄、光滑、板滞而显得厚重。又如:仔细交待学生斧劈皴多用侧锋,用笔水分不要态湿,暗处加“擦”,“擦”时用侧锋再加“点”。这种用心的程度,既是师德,也是重实际,重实效。

中国山水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先生从实际出发,在教学中突出“树木”、“山石”、“云水”这条基本主线,让老年学员们循序渐进、学有所获。

或许,会有人一旁怀疑,邱春霖只有这“半杯水”吧?非也!春霖老师深谙中国山水画之真谛,他没有把山水画理、画论与实际挥毫割裂开来。春霖老师每上完一次课,一幅可观可赏的画卷就展现在学员们眼前。春霖先生是把诸如中国山水画的散点透视理论、平远、深远、高远等画理等有机地揉进了每一节课、每一幅画。画幅中的构图与立意,画面的虚实与留白,景物的取舍与提炼,近景、中景、远景的位置、比例、开合等等,春霖老师都是结合具体画幅,深入浅出地讲解示范。春霖老师绝不同于那些只会动嘴,不会动笔的所谓学院派艺术家,先生永远是动手重于动口。

春霖老师教学的另一特点是强调师生互动。每次新课前,先生会逐一讲评学员上次课后的习作。先生的评点,首先表现了先生对每一个学员的尊重。不管学员习作水平的高与低,先生无一例外地逐张评点,表扬肯定每一个细微的进步,给学员以鼓励;具体指出画面不足之处,让学员能够下笔修改提高;对于带有普遍性指导性意义的学员习作,先生总会拿到讲坛上,亲自动笔修改,让学员明白为什么要改,怎样去改,在什么地方改,并目睹怎样运用笔墨的全过程。而能够做到这一点,春霖老师靠的是数十年练就的笔墨功底和对中国山水画艺术独到的艺术见解,这就是实力。

讲实际,求实效,靠实力,春霖先生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老师的创作

 

我简陋的案头有两本画册,一本是广州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邱春霖国画选集》,另一本是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邱春霖作品选》。画册里多为春霖老师历年参展、获奖作品的图片。

通常而言,一个艺术流派的形成,起码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有共同的艺术见解;二是有大范围内相似的艺术风格特征;三是有一个有显著师承关系的艺术家群体;

而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中,岭南画派无疑都具备了以上条件。关于岭南画派,已故广州画院副院长黄志坚先生归结得最为中肯贴切:“以倡导‘艺术革命’、建立‘现代绘画’为宗旨;以折衷中西、融会古今为道路;以形神兼备、雅俗共赏为理想;一兼工带写、彩墨并重为特色”。

身为广州人氏的春霖老师,其山水画创作,无论从技法抑或是艺术风格,无疑都当归属于久负盛名的岭南画派。 而在山水画这个大圈子里,以黎雄才前辈为代表的“黎家山水”更成为岭南画派的一大骄傲和一个标志性的符号。

     而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我们总看到这样的景况:在岭南画派这个大圈子里,相当一部分艺术家(我们姑且都这样称谓),心安理得地躺在岭南画派先驱者艰苦探索赢得的盛誉上,不断模仿、复制着诸如“黎家山水”类似的“符号”,将“黎家山水”最具核心意义的创新精神,同时也是“岭南画派”最具生命力的时代精神、创新精神遗忘殆尽,不能不令人感到一丝忧虑。

是否“皈依”了某一画派,就可以躺在“派性”光环里不再追求“个性”了呢?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翻开春霖老师的作品画册,尺幅之间,或高山仰止,或云水激荡;气势恢宏,磅礴大气之外,亦不乏洒脱飘逸之灵气。而留给我的最深刻印象总是画卷中那种动人心魄的厚重的历史沧桑感:一种对过往的反思,对当下的审视,对未来的思考。

我们生活在一个制度性变革的大时代,与此同时,我们也无可否认地发现文化堕落、道德滑坡、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乱像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惟其如此,公平、公正就越发显得比阳光还要温暖;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就更需要普及推广;在春霖老师的“国画选集”里,“岁月”下面有一句话:“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但我不善于赋彩。我爱墨,在黑色的苍茫中追寻光明和希望”。我理解,这就是春霖老师在岭南画派“派性”背后的难能可贵的独特“个性”。

诞生于魏晋时代的中国山水画,背负着深刻的道家哲学的烙印。道家哲学的重“心”略“物”思想,奠定了中国山水画的美学观念和基础,讲究天人合一、心有万象,笔墨里渗透的是画家对人生、对世界的认识和感触,笔下山水只是画家对人生、对现实社会的反思和认识的一种载体,中国山水画就是这样将天人之间的灵犀相通视为创作的最高境界。于是,我们就能够读懂春霖老师笔下的诸如“江流天地外”、“浩气长存”、“苍茫”、“岁月”、“洪流铸千古”、“浩”等巨制传递给我们的丰富信息了。

岭南画派代表人物关山月先生说过一段话:“作为一个画派来说,不能排除它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具体的师承关系,也不排除它在技法上有某些共同的特色和惯用的手法,但我认为这都不是主要问题。实质上,岭南派之所以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产生广泛的影响,受到进步人士的支持肯定,主要因为它在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期,代表了先进的艺术思潮。它揭起的艺术革命旗帜,主张以新的科学观点对因袭、停滞的旧中国画来一番改造。它主张打破门户之见,大胆吸收外来的养料,使具有千百年古老传统的中国画重获新生;它反对尊古卑今的保守观念,强调紧跟时代的步伐,创造出能够反映现实生活和时代精神的新中国画;它强调这种新中国画不是为了表现自我而只满足个人的陶醉与欣赏,也不是狭义的为少数人服务的,而是为了更多人能接受它,即为了时代的需要而追求一种大众化的、雅俗共赏的美的艺术。”关山月前辈特别强调了“岭南画派”的时代精神、创新精神。

所谓“无知者无畏”,我无意去贬低“黎家山水”的传人和后继者们,但我更推崇春霖老师“在黑色的苍茫中追寻光明和希望”的艺术“个性”,在这种“个性”中,我们有幸看到了艺术创作道路上不可或缺的“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也只有富有时代精神、创新精神的艺术“个性”的汇聚、累积,才能够延续岭南画派的生命力,才能够推动岭南画派的继续探索和发展。

时代需要具有忧患意识、负有历史使命感的艺术家!

 

                                                                          未结束语

 

    暑假之后,番禺老干大学山水班又将迎来一个新的学期,春霖老师还将继续执教番禺老干山水班,这是我所期待的。我只是客居广州这个极具包容度的英雄城市,以后,我会“叶落归根”回到内地去。我会永远怀念春霖老师,永远怀念番禺老干大学山水班这个老年群体。

春霖老师在生存压力与对艺术不懈探寻的夹缝中负重前行,我似乎能够感觉到春霖老师脚步的艰难、呼吸的沉重;而这一切,更增添了我对春霖老师的敬重,在春霖老师身上,我看到的是在制度转型时代中,一个敢于用笔墨去担承社会责任的艺术家,看到的是一个艺术家的一颗火热滚烫的社会良心!

 

春 霖 老 师 印 象 - 秋桐 - 秋桐的博客
山水画家邱春霖先生 (漫画像作者:广州美协副主席孙戈)
 
春 霖 老 师 印 象 - 秋桐 - 秋桐的博客
    
        “浩” ( 广州美展银奖) 作者 邱春霖
 
【引用】春 霖 老 师 印 象 - 半透明 - 半透明男——博客
 
【引用】春 霖 老 师 印 象 - 半透明 - 半透明男——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