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透明男——博客

一部烂机 几张废片, 孤芳自赏,聊以自慰,

 
 
 

日志

 
 
关于我

一部烂机 几张废片 孤芳自赏 聊以自慰 经典情结 越烧越傻 越傻越烧,

网易考拉推荐

大妹之三  

2010-01-21 16:21:41|  分类: 狗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工友大妹(2007-11-30 11:41:44)

标签:生活记录

这里要说的大妹是阿佐单位里的一条老狗。今年已经七岁了,按“狗一人七”的说法,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了。因为它是母狗,得按女工标准计算,五十岁就该退了。

说起来大妹还是阿佐单位的开国功臣,公司刚建成开业,它就被人抱来了。那时候大妹才断奶不久,还是一条毛茸茸的小狗,肥头大耳,圆不溜秋,在同来的几只小狗中,显得特别可爱。当时仓库旁边还是一片荒草地,蛇鼠都多,老鼠经常跑到仓库里作祟,小狗们闷得慌,一天到晚管闲事抓耗子玩,半个月下来,连抓带赶,仓库里竟没有了老鼠的踪影。于是,阿佐就自作主张,用做防鼠板的经费修了一间精美的狗舍犒劳它们。那狗屋内外都贴彩砖,门窗都用不锈钢,建在绿化花坛的草地中,活脱是迪斯尼里七个小矮人的家,比阿佐自己住的地方还漂亮。可惜那帮狗崽子们都不领情,直当那里面是监仓,一关进去就吠个不停,阿佐只好自认表错了情。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帮小狗被日子一只只地淘汰了,只剩下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全体员工当成是工友的大妹。

大妹的名字虽然秀气,但狗长得大模大样。它应该有洋狗的血统,成年之后,成了一只大狼狗,有时候看它草坪上晒太阳,伸懒腰打起滚来,简直像条小牛。再看它的毛色,油光滑亮,走起路来,不近不慢,不慌不忙,气质活脱一个大户人家的媳妇,难怪一天到晚,总有一帮狗族的汉子围着它前后左右献殷勤。

大妹比所有员工都自由,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像公园似的货场转悠,把十几万平米的大货场,都看成了自己的家。因为计生主任管不着,有好几年的时间,它的主要兴趣就是生孩子玩。一年两胎,一胎好几只,可惜因为品种太优秀,生下来的小狗总是没几天就被别人抱走了。阿佐记得它只有一胎是独生子,是一只肥头大耳全身就嘴巴一圈黑色的乌嘴狗,阿佐花了好大功夫把它留住,想让大妹有个后代在身边作伴。后来因为企业重组,阿佐的公司要兼并兄弟单位,为了表示友好,阿佐把那小狗像大熊猫似的送给了对方的老总套近乎,可惜不到一个月,那老总来电话,说小狗被人偷走了,令阿佐懊恼不已。更可惜的是,阿佐后来才知道那是大妹的最后一胎,之后,大妹像是结扎了,再没小孩了。

大妹在公司里是最得宠的一个,不仅是因为它长得漂亮,还因为它的温顺知性。每天早晨,它都准时守候在大门,等候职工的交通车,就像老国企里以厂为家的老门工,车来了,人下了,它才安心离去。虽然是条大狼狗,但它从不对人龇牙咧嘴大叫乱吠,谁都可以和它亲近逗乐,不过它极少对人摇尾献媚,大概它知道,它是这里的老臣子,没几个比它资格老。

大妹不给人添麻烦,人麻烦大妹的时候可不少。有段时间周边的工业区组织了打狗队,一连好几天到处都是狗的哭号声,阿佐请工业区的领导去吃喝酒吃猫肉,保住了大妹那条狗命。阿佐的顶头上司来检查工作,看到健硕的大妹,怕它伤人惹麻烦,回去就立下规矩,下属单位一律不准养狗。阿佐去说情:别的不养可以,大妹不行。领导问,为什么?阿佐说,大妹是我们公司的吉祥物,丢不得。领导又问,为什么?阿佐说,大妹就是生产好的典型,一年翻几番弄出一群优质产品来,谁行?那时候刚好全体员工量身订做工作服,阿佐顺便正儿八经的请领导批准给大妹也做一套。后来领导指示,那工作服就别做了,大妹的事也没再提了。

虽然没有工作服,但大妹从来不把自己看作外“人”,连职工体格检查排队验血,它也大模厮样爬上办公楼三楼一本正经跟在大伙后面排队轮候,害得好几个同事都笑得血压异常。作为职工,大妹一直没有主管领导,也从来没有谁给它安排工作,它一直是以自己的独特的方式来履行自以为是的责任。大妹活到现在,只咬过两次人。一次是一个外来的冒失鬼,有人道不走偏要翻栏杆,被大妹用牙齿逮住了他不正常使用的工具。还有一次是花工的老婆,天天用小车往场外拉垃圾,大妹从来不管,那天拣了些破烂想拉出去卖钱,被大妹一口咬了屁股。

大妹最大的毛病,大概就是它的胃口。大妹从来不会为食物围着别人屁股周围转,再好的美食,也难得让它青睐一回,简直就好像从来没有饿的时候。大妹对食物挑剔的程度,一点不亚于被称为美食家的人。一阵子它喜欢吃白切鸡,一阵子它又喜欢上海鲜,有段时间天天吃从城里专门买回来的新鲜出炉的酥皮面包,有些日子又爱上了老火汤中的煲汤料。那都是同事们宠出来的。一次职工聚餐,阿佐的筷箸刚伸向清蒸大鱼的鱼头,就听得同桌一位办公室靓女一声尖叫:“那是大妹最喜欢吃的!”吓得阿佐的嘴巴和筷子一下就定了格。

阿佐以为自己又给大妹造房子,又救过它的命,怎么说也是它的恩人了吧!可惜大妹从来不卖阿佐的帐,路过和它打个招呼,它爱理不理;给它挠痒捋毛,它小眼睁也不睁一下;将最好吃的留给它,它甚至连嗤之以鼻也不屑。不过,有一件事却令阿佐刻骨铭心。去年大年卅十下午,职工都放假回家了,阿佐自己在办公室值班,偌大的货场,显得冷冷清清。极少上办公楼来的大妹,一个下午都守候在阿佐办公室门外,虽然还是那么酷,对阿佐不理不睬的,但就是一步也不肯离开。到阿佐下班出门去搭车的时候,大妹竟一直跟在身后。那段路要走好几分钟,阿佐一路赶它哄它,大妹就是不肯回头。到阿佐要上车的时候,一马路的人都看到了这幅奇景:大妹突然腾身而起,两只前脚就搭在了阿佐的肩上,那双小眼睛一动不动的凝视着阿佐,像是要诉说什么,那里面的祈盼和深情,几乎令阿佐错过了那晚的团年饭。

 

文章写到这里,阿佐推敲着那个题目,是“老工友大妹”还是“老狗大妹”好呢?突然想起,按照古老辞典的注音方法,就是切音的规矩去念,“工友”不就是“狗”吗?很神奇的巧合,天衣无缝。于是,就不再多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